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57

2117 2017-11-28 23:35:07

    当老太君带着红叶回府,直接宣布让红叶入住徽章台做南昭的通房,若是生下儿子就抬作姨娘的时候,阖府震惊。

    其实包括一手策划这件事的南薇,都是十分意外的。

    她知道老太君素来欣赏有孝心的人,所以才让红叶打感情牌,甚至做好了长期软磨硬泡的打算,没想到慧娴师太竟然会替红叶说好话,老太君被师太说动,直接将红叶带回府来。

    南薇只能想是红叶肚子里的那个孩子,让一向疼爱子孙的老太君动了心。

    南昭看到红叶的时候,一度以为自己在做梦,在听红叶说了全过程之后,他才知道自己是误会了南薇。

    想起自己之前对南薇说的那些混账话,南昭就懊恼不已。

    “阿东,你说惹女人生气了,送什么东西赔罪啊。”

    阿东不解,疑惑地看着自家主子。

    “大少爷您和红叶姑娘不是好好的吗?怎么,您惹她生气了吗?”

    “不是红叶……”这事说出来实在是有些难以启齿,可是自从红叶回府了之后,南薇已经连着好几日都没有理他了,南昭知道她在生气,心里也着急。“是七妹。”

    阿东回过神来,毫不留情地补刀。

    “大少爷,您这挽回不了了。”

    “你什么意思!”

    “你想啊,你之前可是说七小姐心肠狠毒,不仅不理解七小姐的一片苦心,还嚷嚷着要让她把红叶姑娘交出来,这要是换做我,早就不理您了。更何况,七小姐是什么人啊,那可是惹毛了敢往人身上泼火油,敢和当着所有人的面和无赖地痞对峙的人,她生气起来,哪里是轻易能哄好的。”见自家主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阿东还是收住了继续往外泼的冷水,弱弱地补充了一句:“至少,一般的对付女人的方法估摸着是不太管用的,至少也得下双倍料。”

    “一般的都有什么办法?”从来没有撩过女人的南昭表示很为难,身边唯二的雌性生物除了他那个母夜叉七妹,就是自己送上门来的红叶。

    “就是送衣服,送胭脂水粉,送金银首饰,不过……”阿东上下扫了南昭一眼。“大少爷,您有钱吗?”

    这话就很扎心了。而大胆说出真话的阿东也比较惨,直接被南昭打入了后园:罚扫一个月的地!

    南薇最近总会收到南昭送过来的礼物,大部分都是南昭自己腆着个脸皮送过来的。

    面对南昭,南薇实在是给不出什么好脸色,毕竟当初他说自己的那些话还历历在耳,是以他送过来的那些东西,南薇看都没看就锁进了柜子里。

    就连紫鸢都看不过去了,劝着。

    “七小姐,您就原谅大少爷吧,您看他把他最喜欢的孤本都送过来了,看来他那房里的宝贝都翻得差不多了。”

    南薇很是头疼。

    她不过就是想好好地静一静,需要时间消化掉之前南昭说的那些让她顿失信念的话,怎么就没人懂呢!

    “紫鸢,你把东西都翻出来,给他送回去。”

    南薇肯去找南昭,这就是好事。

    紫鸢和昭月两个人合力,才将那个锁着礼物的箱子抬出来,当箱子打开的那一瞬间,南薇都吃惊了。

    “这么多?”

    “是啊,大少爷可是一天三次没间断地送了足足一个多月呢,估计把他那房里的东西都搬过来了。”

    紫鸢笑着随手拿起一个盒子,揭开,然后笑容僵在脸上了。

    她手上拿着的,是御泥斋新出的胭脂水粉,一盒足足能花掉南昭两个月的月银。

    南薇的表情也变了,她让紫鸢和昭月把剩下没拆的几个盒子都拆开。

    最新的胭脂水粉,最好的珠宝首饰,最贵的衣服彩布……

    这些东西虽不至于价值连城,却也不菲了,特别是对于没有显赫娘家依靠,日子本来就过得紧巴巴的南昭而言。

    “啪”地一声,南薇狠狠地将箱子合上。

    “紫鸢,你去查一查,大哥买这些东西的钱,都是哪里来的!”

    紫鸢被南薇的表情吓到了,忙应下去打听了。

    紫鸢去了一会儿就回来了,倒不是她打听消息的本事有多厉害,而是因为她收到了二夫人传来的通知——地下钱庄的人找上了门,拿着南昭签字画押的字据。

    这下,紫鸢也不用打听南昭的钱是从哪里来的了,地下钱庄呈上了南昭借钱的证据,南昭这些天累计在地下钱庄借的钱连本带息居然超过了一万两!

    老太君听说了这件事之后直接气晕了过去,至今都没清醒过来。

    南薇的眼皮突突地跳,看着一大箱子东西,更是心烦。

    “昭月,你和紫鸢去找一下售出这些东西的卖家,能退的就退,能变卖的就变卖。”

    “可是小姐,这些东西也不值一万两啊。”

    “是啊,小姐您怕是不知道地下钱庄,他们干的就是利滚利的行当,可能我们这些东西,还不够他们还那些利息的。”

    昭月和紫鸢都急得在打转,这么多钱,谁来出?

    可是南薇知道,如果只是钱的问题,大不了砸锅卖铁也给补上就是。

    可是找地下钱庄借钱,这可是南家的大忌。

    南家的太老爷,当年就是为了做生意找地下钱庄借钱,最后因为还不起被钱庄派来逼债的人逼疯了,南家一度要陷入倾覆。若不是老太君一个人苦苦撑起这个家,靠着自己娘家在京城的那点势力为几个儿子谋到了一官半职,再加上南昌平肯钻营,如今已经也算是御前正三品大臣。南家早就倾覆了。

    南薇的分析没错。

    出去打探消息的新月匆匆忙忙跑回来,道:“七小姐,听说二老爷已经派人去请族长了,还开了祠堂,听人说……听人说……二老爷这次是铁了心要把大少爷逐出家去。”

    南薇的心口就像是被闷锤敲了一下,眼前一黑,踉跄了两步,最后还得扶着昭月才能勉强站稳。

    大哥,七妹所求不多,只求你这一世能够平安顺遂,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我都已经拼尽全力了,你还是头也不回地走上绝路。

    如今你背上一身的债务,还要被南家除名,仕途更不会有什么指望。

    “我错了,我错了。”

    她不该妄想去改命,当初若是让南昭沿着前世轨迹,带着红叶出府,至少现在是潇洒自在的。

    这是她的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