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

峰旗天下中文网

2018年01月05日 11:10

陆行止对江瑶的占有欲作祟,他恨不得江瑶所有的心思都在他身上,恨不得江瑶所有的时间都属于他,恨不得江瑶只在他的世界里活着。

她发誓!

她到现在还惦记着秦总对他的侮辱,她这份对军人的敬重,让吴忠心中一片激荡,吴忠觉得,要不是足够爱陆行止这个丈夫,江瑶应该不会如此因为秦总侮辱一个退伍军人而耿耿于怀,江瑶之所以敬重军人,更多的原因应该是她的丈夫是一名军人。

“就二十。”阮勇俊努努嘴,“就那两根手指的岁数,没多,没少。”

杨若晴道:“二哥,用不着你陪,我们能行的。再说了,你跟八妹两个必须要留一个在屋里的,二丫丫没人看着是不行的。”

“晴儿!”

这是把杨若晴也算进去了?

“奶,你能这么想,这么说,实在让我惊讶也让我意外啊。”杨若晴忍不住再次出了声。

江瑶一噎,有些失语。

骆风棠道:“盯着大黄哥的任务,我让那日松带人去做。”

“我也不晓得夫人到底是如何想的,偏生挑了这么一个嘴巴不饶人的丫鬟来伺候你。”

“妈,对不起,以后不敢了。”江瑶低着头态度端正的认错,“我知道错了,妈你别生气了。”

“好像是没有吧?这种场所,有也是军警那一块的非常人能进场所,倒是没有听说过有这类型的私人练习室。”

经过那些夫人们添油加醋的演绎,原本就够邪门够诡异的事,被传得更加阴森恐怖。

“哼,满肚子的坏水,明明她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清楚,”

杨若晴狠狠剜了大黄哥一眼,手腕一转,试图将鞭子从大黄哥的手里拽回来。

曹八妹道:“能睡好吗?脑子里都在想你嘎婆这事儿,跟你二哥谈论了一宿,天快亮的时候才睡的。”

骆风棠笑着摇摇头,“没,她是害羞了。”

“不过,这孩子们一块儿玩耍,都不懂事,难免闹出一些状况给来,我先给你们赔个不是。”

“和我一起坠机的驾驶员呢?”江瑶注意到他们都没有提到这个人。

杨若晴已同步拉开了屋门,站在门口的,不仅有骆风棠,还有杨华忠。

自打生了骆宝宝和辰儿后,这两年来,她一直在寻求避孕的法子。

“是我主人坠落之前最后发明出来的东西,我主人可是未来星系里最了不得的发明家,他一生发明东西无数!”默欣喜若狂的道,“系统有管家,你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系统管家,用你的神识去唤醒系统管家。”

杨若晴一把将手边的茶碗挥落在地。

江瑶看着陆行止手里的鞋,再看看被陆行止塞在鞋子里的默,当真是好一阵扶额,“这是你的军靴?”

确实,门口看到的人都在猜是不是陆团长在京都惹了什么桃花债然后被女人追到了落市来,毕竟陆团长以前也是在京都的。

因为母亲的关系,他一直觉得和李家只要维持明面上的来往就好了,没必要真的像亲戚一样走的那么近,毕竟,又不是真心实意的亲戚。

“岳母,当时我回来的匆忙,也没顾上去买什么京城的土特产来孝敬你和我岳父,”

骆风棠问:“去找王会长有啥事?”

骆风棠和杨若晴又对视了一眼,两口子都没急着催问,也不拿主意。

“太好了,五叔这顿苦,真是吃的冤枉啊,活生生被人剁下一根手指头来,幸好是左手,要是右手,拿筷子都不方便!”他道。

“我听我娘说,我有个舅舅在天香楼做事。”

“啥?”杨若荷诧异了下。

京都那一块他们能游刃有余的掌控其中,江瑶若是在京都生活,他有把握保证江瑶的安全,但是,江瑶现在在南江市,很多事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陆行止不敢拿江瑶的安危开玩笑,所以,江瑶是他陆行止的妻子的这个事情他不允许任何人传出去,他这次来南江市接触到的人,他都给了警示,相信他们也没有那个胆量到处去乱说。

骆风棠满头黑线,好不容易煽情了一回,这丫头

这当口,孙氏刚好也来了前院帮杨若晴这收拾衣物,看到林家婆媳过来,孙氏是一个热情友善的妇人。

这是一种很神奇又很美妙的感觉,两夫妻,忽然变成了一家三口,孩子在她的肚子里健健康康一天天的长大,调皮的藏在那里,而她,和他,第一次升级当父母,竟然也都傻傻的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孩子的存在。

“江瑶!”梁父眼皮子一条迅速的朝着江瑶走了过去,“别伤害无辜民众!”

该努力的,他努力过。

“包吃喝,你在学堂烧饭,可以把俩闺女带过去一块吃饭,学生吃完饭之后要烧学生们下昼喝的热水,”